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萧氏专刊

萧氏研究

 
 
 

日志

 
 

三十集电视连续剧《萧家媳妇》故事梗概  

2011-01-03 10:20:14|  分类: 萧氏家族专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集电视连续剧《萧家媳妇》故事梗概
根据萧炳正长篇小说《萧家媳妇》改编
编剧:郑宜焜
      【主题要义提示】根据福建作家萧炳正同名小说改编的三十集电视连续剧《萧家媳妇》是一部闽西客家家族生活剧。该剧通过对汀州一普通百姓人家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动荡年代的兴衰沉浮和曲折乖戾的人物命运的真实演绎,深刻揭示了历尽苦难的中华民族在涅槃中走向进步、走向光明的必然趋势。
      全剧凭借对以丘儒子等主要人物尤其是女性人物的刻画以及对闽西客家城乡社会生活的细致描绘,凸显了客家人尤其客家妇女坚忍不拔的生存意识和以善为本的处世智慧。展示了客家人的心灵隐秘和客家文化的迷人魅力。
      全剧时间跨度从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初到四十年代末,涉及了北伐、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几个历史时期,不可避免触及了国共之间几度合作和争斗的历史之缘和历史之殇,其客观和超然的笔触与当下海峡两岸“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深情呼唤无疑是楔合的。而小说男主人公萧显武最后抛妻别子去了台湾,何尝不是众多客家籍的国民党官兵1949年渡海赴台后与大陆从此天各一方,蹉跎一个甲子而乡情难断的缩影。
      闽西汀州是一座客家人聚居的千年古城,地处偏僻却不闭塞,城池不大倒也繁华。城南三官巷萧氏算是城里的大户人家,老太爷萧子庭光绪年间赴湘当过知县,后返汀经营纸行发了大财,唯子嗣不尽如人意。三个儿子老大继曾早逝;老二继孟五毒俱全,后跟戏子出走;老三继朱携妻往重庆做生意,音信全无,幸育有显武、显雄、显嗣三男,均由萧老太爷悉心抚养成人。其中长孙萧显武最为聪明伶俐,是萧老太爷的掌上明珠。
      适逢风起云涌的二十年代初,已就读于福州协和大学的萧显武因为参加学潮,被开除回家。萧老太爷为防再生枝节,做主给萧显武讨了一门亲——女方是一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名叫丘儒子,县中的高三学生。丘儒子秀外慧中,思想新潮,和国文老师陈奋民暗中相爱。两人本来约定远走高飞,不料临行前,陈奋民竟被官府按上“乱党”罪名缉拿,仓皇出逃。丘儒子只好嫁给了萧显武。新婚很长一段时间,丘儒子守身如玉,不料萧显武既不恼怒也不点破,反而对她处处呵护无微不至,不久,一个在广州军政府谋事的萧家远亲黄君任回闽省亲,带来黄埔军校招生消息。萧显武断然决定离家报考。丘儒子如梦方醒试图阻拦,但为时已晚。离别之夜,两人才真正做了一回夫妻。
      翌年,丘儒子生下儿子建国。自知来日不多的萧老太爷有意让丘儒子参与萧家“玉春纸行”的财务打理和黎背村田亩的租佃事宜,招致大伯母玉田和二伯母石芹的强烈不满和暗中阻挠。然而丘儒子以自己的善良和真诚渐渐赢得了两个伯母的理解,又因为荒年减租的明智决定受到了黎背村佃户的一致颂扬。
      萧显武和陈玉民在黄埔军校不期而遇。陈奋民早就是共产党员,而萧显武在黄君任的引导下则成为一个忠诚的国民党人。因为信仰不同两人关系形同水火争吵不断,然而东征讨伐陈炯明的战斗中陈奋民却救了萧显武一命。
萧老太爷终告不治,临终前将萧家大权交给了丘儒子。举丧期间,萧老太爷原先的小妾俞如花率儿子矮古铳回到萧家吊丧,儒子念其与萧老太爷的往日恩爱接待他们住下,没想到俞如花和矮古误把自己又当成了萧家主人,不但颐指气使,还想乘机讨要名分和萧家财产。石芹率众将俞如花母子打出萧家。
      在共产党的帮助下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一路攻城略池势如破竹。已经当上团长的萧显武再次负伤,留在南昌疗养。丘儒子闻讯赶往南昌探视,意外发现女军医俞寒梅和萧显武关系暧昧,一气之下打道回府。不久生下二儿子必成。
      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国共分裂,已经官至副师长的萧显武看在客家老乡和救命之恩的份上,把清党抓人的消息提前透露给了陈奋民。陈奋民和一批共产党员得以安全撤离。
      叶贺的南昌起义军经过汀州,丘儒子意外见到陈奋民。两人百感交集。丘儒子打定主意跟随起义军南下广东,不料丫鬟竹秀抱着建国赶到水吉门码头拖住了她。
      长工赤牯和竹秀相爱,不慎被石芹当场“捉*”。赤牯被赶出家门。竹秀父母因被债主逼债,走投无路。为救全家于倒悬,竹秀只好嫁给了萧家“玉春纸行”的账房先生张朝奉当填房。然而张朝奉不久就病死。
      江西那边朱毛红军动静越闹越大,汀州城人心惶惶。一天晚上全城戒严捉拿红军探子。身负枪伤的赤牯突然潜回萧家。丘儒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将赤牯隐藏起来,并挡回了执意搜查的侦缉队。不久红军果然入闽,在长岭寨消灭了国民党福建省防军郭凤鸣旅,汀州成了红区。伤愈归队的赤牯成了赤卫队大队长。矮古铳投机革命也挂起了红袖标,带着一帮人闯进萧家“打土豪”,被赤牯严厉制止。迫于形势,丘儒子不顾石芹和玉田两个伯母反对,自行烧毁了萧家所有田契,将黎背村的一百多亩地全部分送给了佃户。
      红区局面稍定即开始内部清理门户,赤牯因保护萧家遭到矮古铳诬告,被打成“社党”。丘儒子则被编入劳役队。竹秀不避嫌疑来给赤牯送牢饭,并在杀场毅然宣布和赤牯结为夫妻。也该赤牯命大,就在即将行刑之际,一个神秘的命令传到,赤牯得救了。萧家也被定为工商业主成分,受到苏维埃政策的保护。在不久后召开的苏维埃经济工作大会上,丘儒子意外受到了已是红军高级将领的陈奋民的接见。陈奋民鼓励丘儒子守法经商,积极和白区恢复贸易,帮助红区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封锁。赤牯和竹秀这一对苦命人终于走到了一起。竹秀参加了苏维埃工作,不久,她生下了赤牯的儿子家兴。
      萧显武率蒋介石嫡系的“老虎师”与红军在草台岗激战,“老虎师”几乎被陈奋民所率的红军“猛虎师”全歼,萧显武再次身负重伤。与此同时国民党对红区的封锁日愈严峻。汀州市面上常年不见食盐。做猪崽牙人生意的萧家好友劳亚湖冒险跑到福州,找到已改任保安司令的萧显武,要求他高抬贵手,容许他贩运一批食盐回汀州纾解百姓无盐之苦。萧显武得知陷在红区的萧家并没受到共产党过分为难,暗中照准放行了劳亚湖的食盐。劳亚湖由此名利双收。
      红军突然退出了闽赣红区,汀州重归为国民政府管辖。被俘的矮古铳很快投降归顺,成了国民党县保安队的小队长。他看到重新热闹起来的萧家心有不甘,便举报了劳亚湖“贩盐通共”之事。劳亚湖被抓了起来,事情很快牵扯到了萧显武,南京有关方面专为此事还派了个调查组到汀州。丘儒子心急如焚,连夜求助商会会长韩风飘。韩风飘运动了上千汀州父老乡亲和社会贤达向调查组跪求请愿,终使一场风波不了了之。萧家虽然多灾多难,然而显雄却很争气,以县中第一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丘儒子给显雄备足盘缠,还随车送了一程。
      七七事变,抗战军起。三年不见的赤牯和竹秀再现汀州城。根据国共协议,赤牯率一百多游击队员编入新四军四支队开赴抗日前线。已有两个孩子的竹秀因又怀有身孕,只得以抗日军人家属名义,由丘儒子安置到黎背村。丘儒子将一处车寮交给竹秀经营以敷衣食。建国此时已是个十二岁男孩,顽劣无比,在学校里闯了祸,也被丘儒子送到黎背村,拜托老佃户黎长寿管教。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建国果然性格大变,懂事了许多。
      日寇侵略了大半个中国,地处东南一隅的福建形势也紧张起来。厦门大学搬到了汀州。厦大和汀中的学生们涌上街头,宣传抗日,募捐救国,丘儒子除了捐献出嫁时从娘家带来的所有首饰外,还认捐了一千大洋“购飞机打日本专款”,以致“玉春纸行”资金周转出现困难。“锦财纸行”的老板张橐七乘机挑起一场商战,动用“抬价抢货”的手段企图挤垮丘儒子,垄断土纸市场。一直关注战场形势的丘儒子果断放弃所有存货,回笼了资金。不出半月,传来广州和汕头被日寇占领的消息。水陆商道全断,张橐七高价收到手的土纸全成了死货,不得不灰溜溜地向丘儒子认错求助,丘儒子原谅了张橐七,把他从破产边沿拉了回来。
      显嗣押着最后两船回头货从潮州返回,半路上遇到日机轰炸和国军溃兵。危急关头,显嗣当机立断让船工撤下回头货,把几十名国军伤员载回了汀州。显嗣的善举不但受到丘儒子的赞许,还获得了县政府的表彰。丘儒子在街头遇到“卖身救母”的潮州难民海花,把陷于绝境的母女两接到家救助,并把海花说合给长工福根为妻。
      因“贩盐通共”事件受连累的萧显武虽然最终得到了解脱,但已不受重用,只能带着人数不多战斗力不强的地方部队在闽东一带和日寇缠斗。所幸的是俞寒梅一直不离不弃地跟在他身边。一次,萧显武率部袭击三都澳日军据点,返回时遭优势敌军追击,俞寒梅带着几个战士拼死掩护。萧显武脱险了,俞寒梅却因弹尽被敌人掳去,受尽酷刑和侮辱,至死不屈,最后壮烈牺牲。不料误传到汀州的消息却是萧显武战死,害得萧家几乎塌了天。丘儒子执意要赶去前线为丈夫收尸,走到一半才得知是一场虚惊。
      日机轰炸汀州,死伤民众无数,烧了半条水东街。当天玉田正好去城东苍玉洞拜菩萨求平安,岂料炸弹正中苍玉洞,玉田和躲避轰炸的几十个民众同时罹难。丘儒子本来在为玉田筹办七十寿诞,噩耗传来,喜事变成了丧事,萧家男女老少无不痛哭失声。
      萧显武到底还是兵败被俘,被押往南京。日军和汪伪政府深知他的资历和名望非同一般,派来军政部大员黄君任劝降。萧显武没想到昔日的引路人今天成了汉*,极为鄙视。黄君任辩解说,他追随汪精卫走和平道路,实属“两害相权取其轻”,也是为了救中国。气得萧显武和他大吵了一场。黄君任见降服不了萧显武,便想出一条*计。
      萧家突然来了一个浙江的山货商人王士钊,因为每年都到汀州收购香菇木耳等山货,所以也成了萧家的熟客。王士钊一见丘儒子就双膝跪下,道出了家属被黄君任扣为人质,胁迫他来汀传递萧显武书信的实情。正为丈夫陷敌而六神无主的丘儒子连忙取信展阅。信中萧显武竟称已归顺汪伪政权,要丘儒子携建国和必成来南京团聚云云。丘儒子当场气晕过去。放学回来的建国把信撕成了碎片,并揪住王士钊要把他送官。还是显嗣冷静,仔细查看撕碎的信笺,从落款日期书写习惯上发现了破绽,认定是一封假信。心神稍定的丘儒子问明萧显武被关押的真相,拿出文房四宝当场作了一幅“伶仃洋吁天图”并在画上题写了文天祥的“正气歌”,嘱来人回送萧显武。同时,她还特地到堂姐夫老家找来一本黄家的族谱,一并交给来人,要求他回南京后转交给黄君任。
      黄君任和萧显武都看到了丘儒子的画。黄也收到了族谱。不久,就传来萧显武和黄君任双双挣脱汪伪控制逃逸的消息。萧显武去了重庆。黄君任则几经辗转,最后去了美国。
      平洋战争爆发,已在西南联大(北大、清华、南开合并)毕业的显雄以翻译的身份随盟军顾问组来到汀州,还带回了漂亮的美籍华裔妻子费娜。国民政府决定修建汀州机场,各家各户都摊派了劳役。显嗣的老婆金凤一向好逸恶劳,不肯出工。显嗣数落了她几句她竟然对显嗣大打出手。忍无可忍的丘儒子终于下了支持显嗣离婚的决心,金凤这才慌了手脚,乖乖跟着丘儒子去机场工地打石碴。几个月干下来,金凤脱胎换骨变了个人,更意外的是一直不孕的她居然怀孕了。汀州成千上万的民众流血流汗在很短的时间内修起了北郊机场。当飞虎队的飞机进驻机场后,祸害汀州数年的日机再也不敢为所欲为了。
      在慰劳盟军飞虎队的晚会上,丘儒子意外结识了厦大教授钟诚。锺诚对丘儒子的艺术天赋赞不绝口,和丘儒子谈古论今,切磋画艺,很快成了莫逆之交。此后,只要一有空闲,两人就经常相邀出城郊游,还去过一次黎背村写生。丘儒子实际上的独身已经很久了,如今碰到锺诚这样一个男人,压抑已久的她似乎找回了久违的情愫。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和锺诚的所有接触,都没逃过一双监视的眼睛。
      几个月后的一天,县保安团突袭黎背村,宣布捣毁了“共产党的地下工委”。黎长寿和竹秀被收监,锺诚不辞而别失踪。受到牵连的丘儒子被叫进国民党县党部问话,由于没有抓住什么把柄,只好把她放了。
      丘儒子经过缜密的暗中调查,发现告密者竟是她最为信任的丫鬟水莲,而收买指使水莲的就是视萧家为死敌的矮古铳。矮古铳如今已是中统特务的小头目、县警察局便衣队的队长,丘儒子知道得罪不起,对水莲也只能暂时隐忍不动声色。也活该水莲倒霉,一次她奉命前往张铁匠铺子里购买铁器,竟被满头黄疮奇丑无比的张铁匠调戏欺侮。水莲哭着逃回家,丘儒子一听大怒,要带人去打砸铁匠铺,还是石芹考虑周到,认为闹出去不但毁了水莲,萧家也将名誉扫地。儒子顺水推舟建议水莲干脆嫁给张铁匠。万般无奈的水莲只好同意,从此去除了丘儒子一块心病。
      金凤怀胎九月有余,娘家来人为她“催生”,餐桌上觥筹交错之际,传来抗战胜利的消息,古老的汀州城变成了欢乐的海洋。蒋委员长或许看到了萧显武的忠心耿耿,又任命他当上了国军师长,率兵到厦门接受了日军投降。厦门大学迁回厦门。已在厦大就读的建国也随校去了厦门。显雄得到了驻美使馆参赞的美差,携费娜离开汀州飞跃大洋赴任。丘儒子在报纸上看到重庆谈判的中共方面人员有陈奋民的名字,感到了些许欣慰。
      打败了日本,人们都以为从今往后就是平安日子了,然而好景不长,戡乱建国的口号很快就替代了和平建国。县中的校长因为贪污激起了学潮。丘儒子听说必成在学潮中很活跃,既忧心忡忡又无可奈何。厦门又传来建国辍学投奔共产党解放区的消息。她带着香油来到汀州城南千年古刹南禅寺,祈求佛祖保佑天下和平,保佑在家出门的一家老少平安无事。
      萧显武被驱赶到内战前线,几番攻防进退,几度死里逃生,因为和共产党武装作战不遗余力,被提升为兵团副司令。丘儒子多次写信劝说她找理由脱离内战,回家团聚,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国共内战形势急转直下,萧显武也被共产党方面定为二级战犯。劳亚湖拿着报纸来劝儒子及早做出安排,以便到时候远走高飞。儒子自忖二十多年来四六不*,国民党共产党都见识过了,大江大河也闯过来了,如今显武仍然出门在外,让她一个妇道人家拖家带眷远走他乡简直不可想象。韩风飘则送来中共闽粤赣边纵部队政委锺诚的一封信。锺诚希望丘儒子尽可能做做萧显武的工作,让他认清形势尽早脱离蒋介石集团,走将功折罪投向人民一方的光明前途。
      徐蚌决战国军大败,萧显武手下几万人马被老同学兼老对手陈奋民麾下的解放军消灭大半,自己也险些被赤牯活捉。他带着少数残兵逃过长江,还没喘息过来,解放军又发起渡江战役,一路拉枯摧朽,整个大陆的国民政府都在土崩瓦解。
      萧显武打来电报,要丘儒子简单收拾一下,三天后跟他去台湾。丘儒子被难住了。她马上召集萧家全家大小开了个家庭会议,结果众说纷纭谁也决定不了走留。故土难离的石芹更是哭得精神失常。万般无奈的丘儒子连夜登上城北卧龙山求教吕仙菩萨,结果“留”的选项得了个上上签。
      风雨飘摇中丘儒子和全家都到机场送行。萧显武走下飞机,千言万语只化作对丘孺子的一个庄重敬礼,之后又匆匆回到飞机上。飞机在汀州城绕了一圈便朝台湾飞去。生活即将翻过新的一页,丘儒子预感到前途将不会平坦而此时她唯有茫然和无助,但是除了继续承受,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完)
  评论这张
 
阅读(1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